新闻资讯头部
logo

您的位置:首页 > 机械信息

浙江玻璃重组谁唱主角

2015/2/9 12:49:55
文章来源:网络

时代驭菱微卡风雨六载惠众40万美涂士家具漆与您分享秋季家具保养心得八种表面处理工艺介绍及应用让假冒无所遁形,涂料企业打假要彻底南极科考故事 来自柳工的极地机械工程师颜炜

2011年中国空调压缩机市场走势分析新能源汽车发展首要标准是先进性消费维权成流行 木门企业该何去何从五金轴承配件铸造业市场发展规划探析全球通胀加剧 中国印刷业迎来新“机遇”2014年11月12日PTA等行业开工率汇总中国不得不调整棉花储备政策印度塔塔为起重机和挖掘机行业生产专用钢材DIY自制紫薯饼淮南平圩发电三期工程130t/32t桥式起重机成功吊装机组行车轮式挖掘机小荷才露尖尖角株洲枫溪污水处理厂力争年底前开建 日处理2.5万吨长航油运与中石化携手 填补国内乙烯运输市场空白国际纺织品环保新标准公布上海:为都市农业插上“信息化翅膀”零部件商给未来汽车带来智能科技新媒体营销影响众多水暖卫浴企业宏源期货:政策风险敏感期,PTA弱势震荡首个废胶胎热解项目创造奇迹3M日本推出耐高温环氧树脂胶粘巴基斯坦对我瓷砖反倾销案作出初裁中国开始执行欧盟食品标签新标准环保行业观察:政策主导 大有可为轴承铸造业制定行业发展规划新能源汽车规划雏形渐显 将获1000亿财政支持

重庆“渝新欧”“渝深”五定班列将提速运行辉煌水暖:持续创业走出的卫浴翘楚地板行业转型,“跨界经营”只是手段新能源汽车规划雏形渐显 将获1000亿财政支持

  这一场本应该属于他的艰难救赎中,央企、民企纷纷介入,两地政府微妙博弈,资本掮客游走自如,唯独创始人冯光成成了一个无助的旁观者。

  当年一手创立的辉煌企业如今一地狼藉,在这一场本应该属于他的艰难救赎中,央企、民企纷纷介入,两地政府微妙博弈,资本掮客游走自如,唯独创始人冯光成成了一个无助的旁观者。

  困顿的重组

  浙江玻璃(0739.HK,以下简称浙玻)资金困境发生在2006年。2004年,作为首家H股境内上市民企,浙玻一度风光无限,“想要多少钱就可以拿到多少”。冯光成亦开始了大步扩张的过程。2006年初,因宏观政策对钢铁水泥等行业调整,银行3个月内抽贷24亿元,资金断流,求救无门的冯光成开始转而向民间借贷求助。

  “当时,每周召开的例会,都在商讨融资问题。”浙玻一高层向《浙商》记者回忆。

  2009年2月27日,浙江省政府召开协调会议商讨浙玻一事,3月9日,省政府下发专题会议纪要。但会议纪要下发至绍兴县政府之后,冯光成却被泼了一头冷水。据传,当地有领导认为,浙玻不值得救。理由是,浙玻在青海、浙江多地投资,出事之后却要绍兴一县承担。

  不过当时浙玻与国际金融公司一笔5000万元借款到期,绍兴县政府还是出面向有关金融机构协调解决了这笔借款,但此后要求冯光成给出书面承诺,保持厂内生产稳定,如若出现生产波动,将追究冯光成责任,且明确表示,以后不再直接给予浙玻现金支持。

  2009年6月份,因整个市场环境好转,浙玻亦得以短暂喘息。当时浙江省政府明确提出,解决浙玻问题,必须引进战略投资者。至此,浙玻重组进入商讨议程。

  “前后分别与鼎晖、中航技、美国宇德、中国玻璃,唐山三友等有过不同层面的接触,但多没有实质性进展。”一名浙玻旧员工回忆。直至2009年11月下旬,黄伟的新湖集团表示出较为强烈的意愿,双方暂时达成一致意见。

  重组方案中主要明确了三点意见,新湖以140亿元左右收购冯光成及小股东持有的浙玻4亿股权,达到50%控股权,收购股权之后,对浙玻((含青海碱业)及各控股公司所有债权实行承债式转让,并额外支付8亿元给光宇集团处理民间借贷问题。

  而新湖亦要求绍兴县政府帮助浙玻“尽快解决存在的民间借款纠纷”。当时,因民间借贷高企,冯光成个人住宅曾被四次“破门而入”,民间借贷人直接入厂,导致生产无法正常进行。

  冯光成将谈判细节和重组方案上报之后,绍兴县政府认为“这一方案可行”,对于剩下缺口资金,政府提出“六个一点”解决方案,即,“政策扶持一部分,银行压缩一部分,借贷减一部分”等。当时冯曾询问政府下一举动,但政府认为,“此后政府接管,冯可以暂时不再过问”。

  浙玻方则希望谈判能够更进一步。2010年春节前半个月,冯光成再度与绍兴县政府交涉,希望政府尽快对新湖重组方案给出明确态度,政府除再度重申浙玻应保持春节前稳定之外,答应春节之后将全面展开浙玻重组工作,并承诺,如果债权人再度骚扰生产,将采取有效措施。

  这让浙玻看到一线希望。但春节前后,绍兴县领导换届,一些官员退休或换岗,重组亦拖延了一段时间。

  4月下旬,浙玻方再度与新湖接触,新湖方态度却突然陡然转变。新湖称所耗时间太长,无法继续,投资方向亦发生改变。

  新湖第二个具体方案未曾透露,冯光成在内部会议上称,此次方案与之前“情况不一样,不确定因素大大增加”。政府方则称当时草拟与新湖签下“产品承揽加工协议”,实则为托管协议,但记者在采访中,双方对此均并未承认。

  四月底五月初,此前与浙玻有过合作经历的中国建材开始主动向浙玻抛出橄榄枝。2007年5月18日,冯光成曾经将光宇集团旗下的浙江水泥全股转让,通过此次股权交易,中国建材得以进入南方市场。

  冯光成倾向于与“像中国建材这样有实力、有诚信、有社会责任感的央企合作”,冯光成本人亦亲自跑去北京与高层见面。此次见面,在新湖模棱两可的方案和态度之下,浙玻方决定暂时放弃与新湖方的谈判接触。

  2010年8月,由中金公司牵头,审计公司、律师事务所分两路进驻调查。谈判问题主要出在方案上。中国建材隶属国资委,需上报上级审批。国资委认为,青海碱业属化工行业,与中建材主营业务有所偏离,整体收购方案存在异议。

  因此,中建材最终选择纯资产收购浙玻方式,给出了一个“太低的价格”。在谈判中,冯在听到这个数额之后,一句话也没有说,站起来走出去抽烟。

  “价格内容有很大问题。多数资产价格未计算其内,所以导致这样低的报价。”当时参与谈判的一名人员称。

  在浙玻要求之下,中建材同意重新进行资产评估。浙玻方认为,双方仍需时间慢慢磨合。但绍兴县则认为,中建材缺乏诚意,而谈判的结果,与政府预期仍存在较大距离。绍兴县对冯光成给出最后通牒,要求15天之内必须有一个明确方案,尽快完成重组。

  8月17日,当时在北京与中建材谈判到心力憔悴的冯光成致电给县领导,表示自己打算放弃谈判。8月18日,冯光成以书面委托的形式将3.84亿股权全部交予县政府,唯一要求是“保障自己人身安全”。

  从北京回来之后,冯光成未直接回绍兴。8月31日,县政府电话同意对其进行保护。9月1日,冯光成提请辞去绍兴市人大代表一职。9月2日,冯光成被监视居住,当时县政府提出监视居住需要一个名目,此举也被浙玻方认为主要是进行保护。但此后,当地检察机关以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将冯光成诉至法庭。

  青海碱业被强行接管

  作为与浙玻并重的重要资产,青海碱业自2010年9月之后被青海国企接管。

  2003年7月,注册资本为14.53亿元、由浙玻控股的青海碱业试运营。新湖集团通过分期出资4亿多元,持有青海碱业35%的股权,另外青海国家开发银行等多个当地银行分别为其小股东。

  但负债高达31亿元的青海碱业成为了海西州的一个伤口,青海省政府对此颇有微辞。

  2010年9月29日,海西州政府通知青海碱业各部门、车间以上管理层于9月30日上午开会,要求悉数到位。但具体会议内容均无从知晓。

  9月30日上午9时,青海省海西州副州长马杰、州国资委副主任王维平带领相关人员齐聚青海碱业会议室。时任盐湖集团副总的郑长山发言,宣布盐湖集团对青海碱业正式接管,称进驻管理员工仅为解决企业困难并不收取分文报酬,并详述青海碱业债务相关情况。

  当时青海碱业除了自身银行债务高达31亿元,为浙江玻璃担保或抵押贷款近30亿元之外,另外还欠息、欠税6000余万元,拖欠原材料货款1.67亿元。与此同时,企业急需冬季物资储备资金及生产维修资金1.36亿元,堪称举步维艰。

  按照马杰的说法,当时浙江、江苏等地法院均已经冻结浙江玻璃在青海碱业的全部股权,海西州亦冻结其全部资产。马杰解释称,海西州认为,浙玻自身难保,无法继续投入资金到青海碱业,政府如果放任不管会导致恶性后果。鉴于此,海西州政府决定对其接管并实行封闭运行。

  随后马杰让时任青海碱业总经理的冯木夫发言,冯当时即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说:“你们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随后离席而去。但等他们走出办公楼才发现,厂区四周“早已有公安把守,特勤列阵”。

  此后,青海碱业切断与浙玻纯碱供应。为此,10月中旬,浙玻解困小组组长程树林与朱国庆曾分别赶赴青海,协调纯碱供应一事。但管委会主任郑长山、常务副主任刁祥瑞、销售主管时春雷就当面毫不客气地指出,浙玻至今拖欠青海碱业1亿元货款,要求浙玻必须对于这一历史欠款拿出具体的还款方案,并按月履行,同时指责冯光成在多个账户之内进行拆借是导致“病危”的重要因由。

  随后,青海碱业管委会向浙江玻璃发出一份书面商告函,宣布自13日起,对浙江玻璃的纯碱采购执行款到发货结算方式。

  2010年11月,冯木夫送程树林等回绍兴之后,在绍兴待了一段时间,管委会以其渎职为由开除顾问一职。

  10月15日,浙江玻璃与青海碱业签订了10月13日至11月13日为期1个月总量为2.88万吨、出厂价为1200元/吨左右的纯碱采购合同。但11月13日之前,浙玻支付相当于1万多吨的2000万货款之后,青海碱业至11月8日,仅发货9000吨。

  郑长山进驻之后,要求青海省协助企业进行破产程序,对银行到期贷款本息封闭,对尚未到期贷款停息挂账。此外,因欠税金额庞大,政府给予3个月税收换证挂账处理,拖欠税款留待经营正常之后解决,同时要求协调贷款1.36亿元左右。

  这给青海碱业的重生,带来了实质性的进展,工厂生产开始进入常态。不过更为戏剧性的是,在盐湖集团接手未多久,2010年11月份以来,受节能减排等因素影响,包括国内最大的纯碱厂家山东海化在内的众多纯碱生产厂商不能满负荷生产,国内纯碱价格持续走高。国内纯碱出厂价格一直处于2000元/吨上方。青海碱业的客户山西利虎玻璃有限公司则称,国内纯碱价格均在2500左右上下浮动,比之最低谷时期,平均每吨高出七八百元人民币。按照当前纯碱价格,一名青海碱业前管理人员称,盐湖集团接管1年多以来,盈利超过5亿元。按照当时托管方案,盐湖进驻到2011年10月为止。

  浙玻的自我救赎

  浙玻解困小组成员朱国庆在谈及浙玻重组方案时认为,民企在港上市退市,这是头一次出现的事。

  青海碱业重组涉及两地政府博弈,朱认为,浙玻重组需采取同步并举的方式,不可割裂进行。浙玻作为青海碱业母体之一,与之休戚相关。

  目前浙玻的母公司光宇集团已进入破产清算阶段,而浙玻重组,仍处于漫长的接洽中。

  但此间最悲情的一幕,莫过于年过六旬的冯光成坐在法院被告席上,疲态俱现,声音沙哑,难掩落寞。

  10月18日,冯光成案开庭30天之后,浙玻旧部及部分社会人士展开了一场自救行动,员工们开始主动募资捐款,捐助者超过5000人,甚至包括当初与冯早年在武汉建筑队打过工,与之角斗多时的旧时战友。

  冯光成在10月的一次与《浙商》记者单独对话时说,“最近我也同相关的中介机构进行了初步的沟通,在市场化运作的思路上,正在向最大限度的保证股东和债权人利益的方向推进。几十年来,我一直致力于为地方社会经济的发展倾注全力,不为名利。至于光宇、浙玻目前存在的问题,是企业发展过程中在特定的时期、特定的条件下各种因素形成的。”

为答谢海外经销商一直以来的支持,11月26日,徐工集团在上海举办了主题为“珠峰登顶 世界徐工”的2014海外经销商年会及答谢晚宴。徐工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王民,徐工机械总裁助理、进出口公司总经理刘建森以及来自全球110余家经销商的300余名代表齐聚一堂,共商发展大计。巴西客户聆听徐工海外市场战略研讨会报告海外经销商代表发言-1海外经销商代表发言-2海外经销商代表发言-326徐工集团2014海外经销商年会在上海盛大启幕

在日前召开的湖北省政协十届四次会议上,有政协委员建议,将城市污水处理厂建设作为建设湖北“两型社会”的一项紧迫任务,年终要将污水处理厂建设和营运质量及效果作为领导班子、领导干部政绩考核的重要内容。针对湖北省污水处理厂建设和营运管理中存在的监管缺位问题,政协委员建议,抓紧制定《湖北省城镇污水处理厂运行管理考核标准》,指导各地加强运行监管。要督促污水处理厂根据企业实际,建立健全科学规范管理制度。加强与有

本文内容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相关新闻推荐
图SIMPLE
中国电动车流行色彩研发基地落户爱玛

中国电动车流行色彩研...

6月10日,电动车领导者爱玛与中国色彩时尚最权威的机构-中国

巧用洗米水做基甸 复合木地板保养法

巧用洗米水做基甸 复...

很多消费者在复合木地板保养的上蜡过程中,不知如何才能达到最好

推荐图集